<
佚名 2022年06月13日
  • 新媒体

获得性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单倍体相合造血干细胞移植继发植入功能不良的发生率、结局及危险因素分析

在过去30年中,获得性再生障碍性贫血(AA)患者造血干细胞移植(HSCT)后的生存率显著提高。然而,移植后有5%-27%的患者出现继发植入功能不良(sPGF)。sPGF增加了患者移植后出现严重感染、大出血和其他危及生命的并发症的风险,也会影响HSCT后的疗效。sPGF的治疗选择有限,预后较差。研究报告了几种sPGF的危险因素。巨细胞病毒(CMV)再激活和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是公认的sPGF的危险因素。其他潜在的危险因素包括单倍体相合(haplo)HSCT、受体年龄、预处理方案、EB病毒感染等。然而,这些结论受到疾病种类和HSCT的异质性的限制。在接受haplo-HSCT的AA患者中,sPGF的临床结果和危险因素尚未阐明。北京大学血液病研究所许兰平教授团队进行了一项回顾性分析研究,探讨了在接受haplo-HSCT的AA患者中sPGF的发生率、临床结局及危险因素。

研究方法

研究者回顾了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2006年1月至2020年12月期间423例第一次HSCT即为haplo-HSCT的AA患者。根据整个队列评估PGF的累积发生率(CIR)。植入失败(原发性植入失败2例,继发性植入失败3例,占总数的1.18%)或在移植后28天内因任何原因死亡的患者(n=19,4.49%)被排除在进一步分析之外。

所有幸存者最后一次随访时间是2021年4月1日。在sPGF出现前评估病毒再激活和急性移植物抗宿主病(aGVHD)。aGVHD和病毒再激活的CIR与包括死亡和PGF在内的事件相较进行评估。Kaplan-Meier方法用于评估生存曲线。基于逻辑回归模型进行单变量分析,并在多变量分析中进一步分析潜在的危险因素(p<0.10)。多变量分析包括CD34+细胞的输注剂量(按中位数分层)和预处理方案(含Flu vs 不含Flu),无论其p值如何。在进行多变量分析之前,研究者调查了潜在危险因素之间的相关性和多重共线性。采用多变量逻辑回归分析确定纳入因素的独立影响。所有统计检验均为双侧,p值<0.05被认为具有统计学意义。

研究结果

未发生原发性PGF和混合嵌合体。3年sPGF的CIR为4.6%(95%CI:3.9%-10.2%)。至sPGF的发生时间为移植后中位120天(范围:30-626天)。

在sPGF组中,中性粒细胞植入延迟(15天[范围11-31] vs 12天[范围9-22],p=0.005)。sPGF患者28天中性粒细胞植入的CIR略低于无PGF患者(94.1%[95%CI:88.8%-96.9%] vs 99.74%[95%CI:99.6%-99.8%],p=0.081)。在随后发生sPGF的患者中,第100天血小板植入的CIR较低(52.9%[95%Cl:28.9%-72.2%] vs 94.9%[95%Cl:94.1%-95.6%],p<0.001)。在sPGF患者中也有可能观察到3-4级的aGVHD(p=0.040)。早期CMV和EBV再激活在28天内(分别为p=0.158和p=0.467)或100天内(分别为p=0.701和p=0.921)的发生率相似。更多sPGF患者有难治性CMV病毒血症病史(p=0.007)(表1)。

表1

1.png

sPGF组的总生存期(OS)较短(67.7%[95%Cl:38.8%-85.2%] vs 91.46%[95%C:88.1%-93.9%],p=002)。12名sPGF患者存活至最后一次随访,其中7名患者无需输血。sPGF的治疗和结果如图1所示。

1.png

图1

在多变量逻辑回归模型中,中性粒细胞植入延迟(OR 2.819,95%CI[1.00,7.909],p=0.049)和难治性CMV病毒血症(OR 6.986,95%CI[2.002,24.379],p=0.002)是sPGF的独立危险因素。较弱的证据表明3-4级aGVHD病史与sPGF相关(p=0.063)。(图2)

1.png

图2

研究结论

综上所述,4.6%的AA患者在haplo-HSCT后可出现sPGF,并且生存率显著降低。sPGF的独立危险因素是中性粒细胞植入延迟和难治性CMV再激活病史。较弱的证据显示,有3-4级aGVHD病史会增加sPGF的风险。研究者提倡应用更好的移植后策略来平衡AA患者haplo-HSCT的免疫抑制和病毒再激活的风险。


治疗血液病是一个需要坚定信念并且持之以恒的过程 希望患者能树立正确的治疗观念坚持就会胜利!!!!袁六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