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佚名 2022年11月15日
  • 新媒体

一线治疗后行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能否延长<65岁II-IV期外周T细胞淋巴瘤患者生存期?

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是一组异质性强的成熟淋巴细胞增殖性疾病,约占全球新诊断淋巴瘤的10%。除ALK+间变大细胞淋巴瘤(ALCL)外,PTCL患者预后普遍较差。近几十年来,大多数T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NHL)的标准治疗方案为环磷酰胺、阿霉素、长春新碱和强的松(CHOP)方案。但因缺乏有效的二线治疗方案,发生疾病进展或复发的患者预后更差。研究表明,依托泊苷联合CHOP(CHOEP)方案可使年龄<65岁白人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延长,但对总生存期(OS)的影响尚不清楚。此外,年轻且适合移植的患者通常在第一次缓解时接受清髓性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SCT)作为巩固治疗。然而,ASCT对PTCL患者OS的确切影响尚不清楚。


从2009年起,荷兰研究者开始在CHOP方案中加入依托泊苷,并在一线治疗中采用ASCT作为巩固治疗。但缺乏随机试验验证依托泊苷和ASCT对PTCL患者OS的影响。基于此,研究者开展了一项基于人群的荷兰全国性研究,评估了依托泊苷和ASCT对年龄<65岁II-IV期的3种主要PTCL亚型(ALCL、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AITL]和PTCL非特指型[PTCL NOS])患者OS的影响。


研究方法


纳入标准:(1)18岁≤年龄<65岁;(2)1989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在荷兰肿瘤登记处(NCR)诊断为II-IV期的ALCL、AITL和PTCL NOS。


根据时间,1989-2018年的研究人群被分为两组(1989-2008年和2009-2018年),分别代表了荷兰T细胞NHL在依托泊苷和ASCT实施前后两个不同的治疗时代。A分析比较了1989-2018年诊断的5种亚型(ALK+ALCL、ALK-ALCL、ALCL、AITL和PTCL NOS)患者使用依托泊苷和ASCT前、后的生存差异。B分析和C分析分别评估依托泊苷和ASCT对患者生存期的影响。


主要研究终点是患者OS,次要研究终点是患者对一线治疗的最佳反应,即完全缓解(CR)、部分缓解(PR)或疾病稳定/进展。


研究结果


A分析:依托泊苷和ASCT前、后生存期对比


A分析共纳入1427例<65岁的晚期PTCL患者,其中ALCL 504例(35%),AITL 294例(21%),PTCL NOS 629例(44%)。患者基线特征见表1,男性患者较多(62%),所有患者的中位年龄为52岁(范围,18-64岁)。与1989-2008年相比,2009-2018年仅接受化疗(无ASCT)的患者比例下降(75% vs 57%)。这表明,化疗+ASCT的治疗组合在PTCL一线治疗中应用越来越广泛(5% vs 31%;P<0.01)。


表1

001.png


整个队列的5年OS率为43%(范围,41%-46%),中位随访28.9个月(范围,0.03-383个月)。依托泊苷和ASCT前、后时期患者的5年OS率从39%(95%CI,35%-42%)显著增加到49%(95%CI,45%-53%;P<0.001)(图1A)。ALK+ALCL患者的5年OS率较高。ALK+ALCL、ALK-ALCL、ALCL NOS、AITL和PTCL NOS患者的5年OS率分别为72%、52%、49%、44%和32%(图1B)。


001.png

图1


B分析:依托泊苷对患者生存期的影响


为分析依托泊苷对患者生存期的影响,在B分析中,研究者使用2014-2018年诊断的患者数据,对CHOEP与CHOP两种治疗方案进行了比较。表2列出了纳入B分析患者的基线特征。接受CHOP或CHOEP治疗的ALK+ALCL、ALK-ALCL、AITL或PTCL NOS患者之间的性别、中位年龄或其他临床变量无显著差异。


表2

001.png


接受CHOEP方案治疗的ALK+ALCL患者,CR率明显高于接受CHOP方案治疗的患者(86% vs 61%;P=0.03)(图2A)。接受CHOEP方案治疗的ALK-ALCL、AITL或PTCL NOS患者,CR率也明显高于接受CHOP方案治疗的患者(60% vs 49%;P=0.06)(图2B)。


001.png

图2


接受CHOEP方案治疗的ALK+ALCL患者,5年OS率明显高于接受CHOP方案治疗的患者(90%[95%CI,72%-97%] vs 61%[95%CI,40%-76%];P<0.01)(图3A)。当同时调整诊断时患者的年龄及国际预后指数(IPI)评分后,CHOP治疗的ALK+ALCL患者死亡风险较CHOEP治疗的患者高(HR,6.33;95%CI,1.65-24.30;P<0.01)(图3B)。接受CHOEP治疗的ALK-ALCL、AITL或PTCL NOS患者5年OS率优于接受CHOP治疗的患者(59%[95%CI,50%-67%] vs 38%[95%CI,27%-49%];P<0.01)(图3C)。在对PTCL亚型、IPI评分和ASCT进行调整后,两种方案治疗后患者的死亡风险相似(HR,0.95;95%CI,0.64-1.42;P=0.81)(图3D)。


001.png

001.png

图3


C分析:ASCT对患者生存期的影响


在C分析中,研究者评估了ASCT对2014-2018年间诊断患者生存期的影响。213例患者中有117例(52%)行ASCT。患者基线特征如表3所示。与未行ASCT的患者相比,行ASCT的患者男性较少,IPI评分较低,ALK-ALCL比例较高。


表3

001.png


接受ASCT巩固治疗的患者的5年OS率优于仅接受诱导化疗的患者(78% vs 45%;P<0.01)(图4A)。在敏感性分析中,研究者评估了达到CR接受/不接受ASCT患者的预估OS,结果显示接受ASCT巩固治疗的患者的5年OS率优于未接受ASCT的患者(82% vs 47%;P<0.01)(图4B)。


001.png

图4


研究结论


在这项大型研究中,研究者观察到在过去20年中,晚期PTCL患者的OS率显著增加,但其预后仍然很差。除ALK+ALCL患者外,与CHOP相比,CHOEP作为一线治疗方案并未延长患者的OS。本研究结果提示,在ALK-ALCL、AITL或PTCL NOS患者的一线治疗中,可使用ASCT作为巩固治疗,以延长患者OS。


治疗血液病是一个需要坚定信念并且持之以恒的过程 希望患者能树立正确的治疗观念坚持就会胜利!!!!袁六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