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佚名 2022年09月08日
  • 新媒体

克晓燕、胡凯教授团队:供者CD7 CAR-T治疗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复发T-ALL/LBL,安全,缓解率高

随着CAR-T疗法在B细胞淋巴瘤中的疗效逐渐得到公认,已有多项研究将其聚焦于难治/复发T-ALL/LBL患者。众所周知,难治/复发T-ALL/LBL尤其是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复发的患者,无有效治疗方案,预后极差。目前有应用供者来源的CD7 CAR-T治疗急性T淋巴细胞白血病的研究结果,针对T-LBL伴髓外及中枢病变的患者疗效如何鲜有报道。


近日,北京高博博仁医院克晓燕、胡凯教授团队的石慧医生将团队近期的研究“Donor-derived CD7 CAR T Cells for patients with Relapse T-ALL after allo-HSCT: Phase I Trial”投稿在APBMT(The Asia-Pacific Blood and Marrow Transplantation Group)亚太血液和骨髓移植大会,得到了专家团队的一致认可,并将在大会做详细展示。


拔除“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复发T-ALL/LBL”治疗的痛点


克晓燕教授谈到,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复发T-ALL/LBL,需要行二次异基因移植。但二次移植前如无法达到缓解,移植后复发率高,预后极差。可是,这么多年来“有效的诱导缓解方案”是治疗的“痛点”,大家都在苦苦寻找,希望有所突破。


克晓燕、胡凯教授团队近年来在CAR-T治疗B细胞淋巴瘤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现应用供者来源的CD7 CAR-T细胞治疗作为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复发T-ALL/LBL桥接减瘤方案,在安全性可控的情况下,短期内获得了很好的疗效。在7名患者中,1名中枢侵犯和5名结外大包块的患者均达到完全缓解。7名患者的最佳完全缓解率为100%,3个月的完全缓解率为85.7%,疗效显著。大家都对于CAR-T治疗后的CRS反应非常关注,该研究中只有1名患者具有3级CRS和4级ICANS,2名患者出现轻度GVHD,均很快得到有效控制。CD7 CAR-T治疗可作为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复发T-ALL/LBL有效的诱导缓解方案。


克服“CD7 CAR-T”治疗的难点


CD7 CAR-T细胞治疗有一个难点,由于T淋巴细胞自身表达CD7抗原,CD7 CAR-T细胞体外培养时容易出现“自杀现象”,这样就无法保证足够数量的CAR-T细胞用于治疗,可能CAR-T无法扩增,治疗失败。


石慧医生说:“我们实验室使用了特殊技术来减少CD7在CAR-T淋巴细胞表面的表达,减少了CD7 CAR-T细胞介导的自相残杀。我们的研究中所有患者的体内均检测到CD7 CAR-T细胞的扩增(见下图)。”


01.jpg


由“CD7 CAR-T”细胞治疗引发的思考


虽然我们观察到很好的疗效,但仍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石慧医生谈到,患者回输CD7 CAR-T细胞后,可观察到CD7+细胞在两周后均消失,最长随访到1年,仍未观察到CD7+的T细胞亚群恢复(见下图)。


01.jpg


与此同时,可观察到CD7-的T淋巴细胞重建,这样的免疫重建与CD7+T淋巴细胞从功能上有无不同?目前此类研究甚少,不得而知;除了免疫重建问题外,我们也观察到6/7例患者在CD7 CAR-T治疗后出现白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的严重血液学毒性,骨髓造血恢复缓慢,继发感染多见。所以,建议有条件的患者在CD7 CAR-T治疗缓解后桥接二次移植重建造血及免疫功能。无条件二次移植的患者,其对造血和免疫功能的影响我们还需长时间的观察。


综上所述,胡凯教授谈到,团队的前期初步研究显示CD7 CAR-T细胞治疗技术可能是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复发T-ALL/LBL患者桥接二次移植的有效治疗手段,CAR-T的安全性可控。对于无条件二次移植的患者,CD7 CAR-T细胞治疗是否有长期的疗效?能不能延长这一部分患者的生存期?为了回答这一问题,我们已开展了进一步的临床观察和基础研究,期待能在不断探索中寻找到更适合的有效治疗方式,挽救更多的患者,让大家恢复健康,拥抱新的生活。



治疗血液病是一个需要坚定信念并且持之以恒的过程 希望患者能树立正确的治疗观念坚持就会胜利!!!!袁六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