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佚名 2022年09月06日
  • 新媒体

安刚教授团队:多发性骨髓瘤的诱导治疗与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相关进展

第19届国际骨髓瘤学会(IMS)年会于2022年8月25-27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会议由IMS主办,致力于促进多发性骨髓瘤(MM)和相关浆细胞疾病的最新突破性科学和临床交流。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安刚教授团队有5项研究成果入选了今年IMS会议的壁报展示,其中4项都是对MM的治疗进行了探索。小编将其主要内容整理如下。


MM诱导治疗


P-044:间期荧光原位杂交(iFISH)检测阴性和微小残留病(MRD)阴性对MM预后价值相同

iFISH检测的细胞遗传学异常(CA)是MM危险度分层的基础。iFISH检测常用于初治MM(NDMM)或复发MM患者,鲜少用于诱导治疗后MM患者。达到微小残留病(MRD)阴性并不是所有MM患者的终极目标。iFISH检测是探索MM患者残留浆细胞的良好工具,已被证实可以与MRD检测互补。由此,安刚教授团队开展了一项前瞻性试验,对269例蛋白酶体抑制剂或免疫调节剂诱导治疗后进行过iFISH检测的NDMM患者进行了分析,其中252例患者采用多参数流式细胞术(MFC)进行了MRD检测(图1)。


01.png


图1


结果表明,有118例(43.9%)患者为iFISH阳性(克隆大小>10%)。随着特异性CA克隆大小的增加,患者生存率下降。iFISH阳性或flow-MRD阳性患者的生存率低于iFISH阴性或flow-MRD阴性(<10-4)患者(图2)。


01.png


图2


与iFISH阴性+flow-MRD阳性患者相比,iFISH阳性+flow-MRD阴性患者获得了更深的缓解,但无论缓解深度或治疗方案如何,该结果均不能转化为生存获益(图3)。


01.png


图3


iFISH阳性+flow-MRD阴性患者MRD转阳率高于iFISH阴性+flow-MRD阴性患者(43.8% vs 34.1%,P=0.232),且持续的CA缩短了MRD阴性持续时间。该研究强调了诱导治疗后iFISH检测的重要性。诱导治疗后患者仍存在高频率的CA,且iFISH阳性与flow-MRD阳性在MM患者中的预后意义相似。重复iFISH检测可成为flow-MRD检测的互补工具,用于MM患者诱导治疗后的危险度再分层,有助于MM患者耐药克隆的识别并指导治疗策略的调整。


P-226:硼替佐米来那度胺和地塞米松(VRD)方案在新诊断MM患者(NDMM)中的应用:一项中国真实世界研究

VRD方案被认为是目前NDMM患者的一线诱导治疗方案。但VRD方案在中国的真实世界数据尚不完善。基于此,安刚教授团队对VRD在87例NDMM患者中的疗效及长期预后的影响进行了回顾性分析。


结果显示,2个疗程的诱导治疗后,患者总缓解率(ORR)为95.9%,≥完全缓解(CR)率为13.5%,≥非常好的部分缓解(VGPR)率为51.3%。4个疗程的诱导治疗后,患者ORR为95.2%,≥CR率为46.0%,≥VGPR率为77.7%。


根据治疗情况将患者分为移植组和非移植组。移植组患者中,与诱导治疗后相比,移植后的≥VGPR率(88.8% vs 97.2%,P=0.174)、≥CR率(55.5% vs 77.2%,P=0.055)和MRD阴性率(44.4% vs 77.8%,P=0.004)均提高。非移植组患者经诱导治疗后≥VGPR率为74.2%、≥CR率为35.5%、MRD阴性率为37.0%。与非移植组相比,移植组患者缓解率更高,MRD阳性率更低(78.4% vs 55.2%,P=0.045)。中位随访26.3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均未达到,3年PFS率和OS率分别为78.4%和87.1%。该研究结果表明,VRD方案在真实世界中同样具有良好的疗效和显著的生存获益。


MM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


P-048: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SCT)对早期诱导治疗后MRD阴性MM患者的价值

随着新药的应用,越来越多的MM患者在早期诱导治疗后获得MRD阴性。在这种情况下,ASCT在改善MM患者预后方面是否仍有价值?安刚教授团队对此进行了探究。研究结果表明,MRD阴性+ASCT组患者的预后显著优于MRD阴性+非ASCT组、MRD阳性+ASCT组好和MRD阳性+非ASCT组(中位PFS:88.3个月 vs 46.0/42.8/22.7个月;中位OS:90.6个月 vs 76.4/78.8/52.3个月)。


根据高危细胞遗传学异常(HRCA)个数,将患者分为0HRCA、1HRCA和2+HRCA组。在MRD阴性患者中,1HRCA组、2+HRCA组和R-ISS III期患者中,进行ASCT的患者PFS长于未进行ASCT患者。此外,仅在2+HRCA组和R-ISS III期患者中观察到进行ASCT的患者OS长于未进行ASCT的患者。


在MRD阴性患者中,ASCT组患者的MRD阴性持续时间显著长于非ASCT组(中位持续时间:58.1个月 vs 33.5个月,P=0.000)。ASCT组中有89.1%患者MRD阴性持续时间≥2年,而非ASCT组中仅有49.1%。进一步对不同HRCA亚组进行分析,结果表明ASCT主要提高了1HRCA组(90.6% vs 38.9%,P=0.000)和2+HRCA组(88.2% vs 35.3%,P=0.001)患者≥2年MRD阴性持续率。此外,MRD阴性持续时间≥2年的患者预后优于MRD阴性持续时间<2年患者。单因素及多因素影响分析结果表明,ASCT是影响MRD阴性持续时间的独立因素(HR:0.30,95%CI:0.16-0.56,P=0.000)。


以上结果表明,在新药时代,在早期诱导治疗后MRD阴性患者,尤其是HRCA或R-ISS III期患者,进行ASCT是十分必要的。相较于MRD阴性,MRD阴性持续时间是MM患者更重要的预后因素,而ASCT是影响MRD阴性持续时间的独立因素。


P-054:干细胞采集中有肿瘤浆细胞对接受ASCT的MM患者的生存无影响

ASCT是符合移植条件MM患者(TEMM)的标准治疗,但目前尚无相关随机试验评估ASCT前的最佳诱导周期数或理想缓解深度。在未达到CR情况下,患者ASCT前的干细胞采集(SCC)中是否会出现肿瘤浆细胞,并对患者的生存产生负面影响,目前尚存争议。安刚教授团队对此进行了探究。


研究共纳入了90例进行过ASCT的MM患者。结果显示,ASCT前患者骨髓(BM)和SCC MRD阴性率分别为31.1%和76.7%。通过对比不同灵敏度和肿瘤细胞数值水平的MRD阳性状态发现,无论灵敏度如何,SCC中MRD阳性患者占比均远低于BM中MRD阳性患者(P<0.001)。中位随访26.8个月,ASCT前BM MRD阴性与较长的PFS(此处定义为从ASCT到疾病进展的时间)相关(55.88个月 vs 34.17个月,P=0.0094),但与OS(此处定义为从ASCT到死亡的时间)(NR vs 58.86个月,P=0.11)无关。且SCC MRD阳性和SCC MRD阴性患者之间的PFS(MRD阴性 vs 阳性:40.54个月 vs. 76.45个月,P=0.937)和OS(NR vs. 58.86个月,P=0.884)均相似。相较于BM和SCC MRD均为阳性、BM MRD阳性+SCC MRD阴性患者,BM和SCC均为MRD阴性患者mPFS较长。此外,在最佳缓解达到CR的患者中,与达到CR或VGPR的MRD阳性患者相比,达到CR的MRD阴性患者生存期更长。


以上结果显示,ASCT前SCC的MRD状态与MM的预后几乎无关,可在达到PR的TEMM患者中进行ASCT。与MM患者的其他预后因素相比,ASCT后MRD阴性的预后价值更高。


参考来源:

1. Jian Cui, et al. 2022IMS. Abstract#P-044.

2. Jingyu Xu, et al. 2022IMS. Abstract#P-226.

3. Jiahui Liu, et al. 2022IMS. Abstract#P-048.

4. Jingyu Xu, et al. 2022IMS. Abstract#P-054.



治疗血液病是一个需要坚定信念并且持之以恒的过程 希望患者能树立正确的治疗观念坚持就会胜利!!!!袁六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