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中医治疗血液病

作者:yatao    来源:互联网    浏览: 次   更新时间:2008年08月18日   

中医药治疗血液病汇集
(一)传统或新研制的中药成药。这类中药成药多数是传统丸、散、丹剂及其改进方药,其主要成分有牛黄、麝香、蟾酥、犀角、大黄、雄黄(含砷)、青黛、乳香、没药等,有清热解毒、开窍通络、散结化瘀等功效,原用于各种热毒痈疽和无名肿毒等,其中有些很可能就是癌症,因而单独用于白血病的治疗应该有不同程度的作用。如六神丸、牛黄解毒片、白血康、当归龙荟丸治慢粒已肯定有疗效。但是由于药源的限制,天然牛黄、麝香多被人工合成的替代,即使用天然的,其含量与原始方也有很大差距;犀角更是禁用品,已用水牛角替代,因此疗效已远不如原始方,也属无可奈何之事。下面介绍一些品种:
小金丹。方剂源于清•王洪绪《外科全生集》,成分:白胶香、地龙、当归、乳香、没药、草乌、五灵脂、木鳖子、麝香、香墨。功能:消肿拔毒。
六神丸。方剂源于苏州雷氏,成分:麝香、牛黄、冰片、珍珠、蟾酥、雄黄。功能:消肿解毒。
紫金锭。方剂源于明•陈实功《外科正宗》,成分:茅慈菇、红芽大戟、五倍子、千金子霜、朱砂、雄黄、麝香。功效:辟秽解毒,开窍止痛。
西黄丸。方剂源于清•王洪绪《外科全生集》,成分:牛黄、麝香、乳香、没药、。功能:解毒、散痈、化结。
《山东中医学院学报》1989;6:唐由君等对六神丸、紫金锭、西黄丸的抗白血病机理作了小白鼠研究:有明显抑制和杀灭白血病细胞的作用,可缓解和减轻白血病细胞对肝脾的浸润,明显抑制白血病小鼠的生长期(分别为37.1%;6.3%;24.8%)。六神丸有明显促进巨系增殖作用;紫金锭有明显减缓腹水生成作用。若加活血化瘀、养阴解毒、补气养血方药后,作用进一步加强。
安宫牛黄丸。方剂源于清•吴瑭《温病条例》。成分:77年版的《中国药典》的用药是:广郁金、栀子、黄芩、黄连、珍珠、朱砂、雄黄、犀角、麝香、牛黄、冰片。功能:清热解毒、镇心安神。用本品的改进方制成的清开灵注射液已有医院用于白血病发热的治疗,效果良好。笔者认为,从此方的成分看,用于急性白血病的早期治疗是十分理想的,口服也会收到良好效果,只是眼下天然麝香、牛黄、犀角的原料来源是个大问题。用人工合成或代用品,疗效会降低。假如生产针剂,除犀角外,也许还能用上天然品。开发一个以安宫牛黄为基本方的治疗急性白血病的专用注射剂还是可能的。
牛黄解毒片。源于经验方。市售同名药处方有别。《中国药典》方的成分是:牛黄、雄黄、大黄、石膏、冰片、黄芩、桔梗、甘草。功效:清热解毒。市场上还有一种不含雄黄但清热解毒药的品种,对白血病的疗效可能不如前者。
梅花点舌丹。方剂源于清•王洪绪《外科全生集》,成分:冰片、硼砂、葶苈子、沉香、血竭、乳香、没药、牛角尖、麝香、珍珠、蟾酥、雄黄、熊胆、朱砂。功效:清热解毒,消肿止痛。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0;2期:高月等:梅花点舌丹能延长L7212白血病小鼠的生存期并促进生长。
解毒维康片。纯中药制剂,成分不详。用于白血病贫血、发热、出血及肝脾、淋巴结肿大;杀灭白血病细胞,提高缓解率和造血能力;克服多药耐药,起抗复发作用;提高患者对放化疗的耐受力,改善生存质量。(西安029-82243200)
白血康(复方青黛片)。用于慢粒的治疗。方:青黛、雄黄、太子参、丹参。大连血液病中医研究所黄世林教授研制,安徽天康制药厂生产。治CML结果:男病例1980年4月发病,1996.4加速,服复方青黛片0.25×6~8片/日,9个月后CR,3个月后再加速,续服2个月后CR;半年后慢性砷中毒,2个月后死于颅内出血。
青黄散:方剂源于《世医得救方》,成分为青黛、雄黄。功效:清热解毒。各家有不同比例散剂试用,用于治疗慢粒。
大黄蟅虫丸。方出张仲景《金匮要略》,成分:大黄、地鳖虫、黄芩、干漆、甘草、白芍、地黄、杏仁、桃仁、水蛭、虻虫、蛴螬。功能:通经活血,化滞消瘀。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88;8期:陈兆孝用化疗加大黄蟅虫丸治慢粒,缩脾作用为65,5%;单用化疗者为44%。
当归龙荟丸:方出明•张介宾《景岳全书》,成分:当归、黄柏、龙胆草、黑栀、黄芩、青黛、芦荟、大黄、木香(原方尚有黄连、麝香)。功能:清肝胆实热,通肠润便。《临床血液学杂志》1993年第一期:彭光斌用化疗加当归龙荟丸或中药方剂治慢粒39例中数生存期57,5个月;单用化疗41例为28个月。提示当归龙荟丸有抗白血病作用,且无骨髓抑制;能促进造血功能重建,提高机体免疫功能,增强化疗效果,延长中危、高危患者的生存期。
苦参注射液。苦参注射液0,5g入5%葡萄糖静滴,每日1次,4周1疗程,可治ALL。
红宝丹1号胶囊。以毒性中药为主的丸散或汤剂方药也有用于临床的。如吉林四平血液病中医研究所治白血病的红宝丹1号胶囊:山茨菇 大戟 没药 乳香 三七 血竭 轻粉 水银 藤黄 麝香等27味,一个方中用了多味毒性药,但其用量轻,而且与扶正方药联用,故未有中毒报道。
民间验方抗白丹。也是多味毒性药合用:雄黄、巴豆、生川乌、乳香、郁金、槟榔、朱砂、大枣。用于治疗白血病有效。
如意金黄散。外用散剂。方剂源于明陈实功《外科正宗》,成份:天花粉、姜黄、橘皮、生南星、黄柏、白芷、甘草、大黄、厚朴、苍术。用茶或蜜调敷患处。用于治疗白血病肛周转移灶有效。
(二)用中草药方剂治疗。
古代中医文献中没有白血病或相应的病名记述,但类似白血病的临床症状、病因、病理及治疗方法和方剂的记载却不少。运用这些理论和方药治疗白血病,能体现一定效果。如犀角地黄汤就有普遍的适用性(但不能长期服用)。过去在浙江民间有一种说法,人若发热、出血、身上发黑痘(疑为血小板减少引起的紫癜),难治,易死。这些都提示:医疗史上早就发现和治疗过白血病,只不过是没有准确的病名和医案记载罢了。西方国家也是到了1845年才有正式的白血病命名,以前对白血病的治疗肯定也有过,只不过与中医一样,也是模模糊糊罢了。
由梁冰主编的《名医临证经验•血液病》收集了梁冰、张亭栋、麻柔、周霭祥、黄世林、赵绍琴、陈继雄等34位名医、专家治疗白血病的经验,资料最为全面、翔实。梁氏认为,中医以“髓毒”为白血病命名最能贴切体现白血病的特点。对于急性白血病的病因的认识大致为因邪致病和因虚致病。认为白血病整个病程中或虚中有实,或实中有虚,多为虚实挟杂之证,前期多实,后期多虚,邪毒内伏,贯穿始终。由于邪毒内蕴骨髓,耗伤气血,故整个病程中气阴两虚占重要地位,治疗时在辨证施治的同时,应注意益气养阴、扶正解毒。专家们无论应用单方还是复方,多采用清热解毒、益气养阴、扶正祛邪、补肾养血、活血化瘀、软坚散结等方法,其理法方药论述和应用合理可行,与现代相关研究结论和临床实践经验也是相符合的。如补益类中药可调节免疫功能,诱生1L-2、INF,提高NK细胞等抗白血病活性;活血化瘀药有化疗增敏和减毒作用;清热解毒药可抑制白血病细胞增殖;人参、绞股蓝、三七、冬虫夏草、雄黄、青黛、乳香、没药、白花蛇舌草、葛根、姜黄等有明显的诱导细胞分化、凋亡的作用。张亭栋等用砷制剂治M3的成功,举世瞩目。专家们对中药配合化疗的治疗原则等作了很多探索并取得了良好效果,肯定了中药对白血病患者长期存活的积极作用。有的专家还对白血病的整个病程及其相关并发症的治疗等也作了研究探索并取得了成果。如陈继雄氏认为中医药能够明显减少化疗药物引起的毒副作用,并能够调整机体功能,有助于临床疗效的提高,故应按化疗的不同时期进行辨证施治。徐瑞荣氏对化疗出现的毒副作用,如骨髓抑制、粒细胞减少、出血、胃肠道反应、肝、肾、心脏、神经、肌肉、静脉的毒性和损害,以及高热、病毒感染、口腔、肛周感染等行辨证施治,取得了满意效果。
其它见于各种文献的单独用中草药治疗白血病的方剂也很多,从正式出版的抗癌方剂和学术交流资料中就可以抄录几百个。多数方剂的用药原则与前面梁著所述相类似;有部分则是一般的辅助治疗方剂;还有的是有较大毒性药物配伍的不宜长期服用的方药(有的自称治愈过多少病例,但方药配伍不足以相当,可能隐瞒了重要组方品种、成分或比例);个别则属于怪方,令人生疑。现在不少医疗机构或医生为了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多采用了这类办法。所以不懂医药的患者或病属,摘录他人方剂治病是不可靠的。有些普通方剂起了很好的治疗作用,很可能是患者在化疗和西医综合治疗的同时用药的结果。当然多数的见于现代权威文献的组方是可信的。但是由于中药组方配伍在大原则下,包含了医生个人的经验和心得,同病异治、异病同治,同一个辨证结论也能派生出几十个不同的方剂,不胜枚举。如收载于邓成珊、周霭祥主编的《临床血液病学》的两个治白血病的方剂:
贵阳中医院用清热解毒为主的犀角地黄汤合清营汤加减方:犀牛、丹皮、玄参、柴胡、黄连、银花、栀子、青黛、雄黄、红花、地骨皮、大青叶、生石膏、半技莲、蒲公英、车前子、紫花地丁、白花蛇舌草、生地、党参、鳖甲、龟板。本方曾使急粒2例、急单2例、红白血病1例CR。
以扶正为主的兰州方:红参、党参、北沙参、山药、炙甘草、麦冬、生地、芍药、龙骨、牡蛎、五味子、枣仁、萸肉、大枣、浮小麦。本方曾使2例急单CR,其中1例已存活1O年以上。
就总体而言,扶正药品种相对少,单种使用频率亦高,方剂不外乎八珍汤和六味地黄汤等主要传统方剂的衍化。治疗血液病的处方中单种使用频率最高的是参类、黄芪、当归、天门冬、麦冬、五味子、女贞子、补骨脂、萸肉、枸杞子、菟丝子、生地、熟地、黄精、苁蓉、山药、石斛、地骨皮、虎杖、甘草、旱莲草、仙灵脾、白茅根、米仁、生姜、大枣、龙眼肉、鳖甲、牡蛎、石决明、阿胶、紫河车、龟板胶、鹿角胶等。
八珍汤的组方品种是:党参(或人参)、茯苓、白术、甘草、当归、川芎、白芍、熟地(或生地)。六味地黄汤的组方品种是:熟地(或生地)、萸肉、山药、茯苓、丹皮、泽泻。笔者的衍化的方法是:增减某些品种或超常规地重用或少剂量地使用某个品种。八珍汤加黄芪、玉桂就是十全大补,但玉桂性热,多数患者不易接受,但黄芪却是常加药。此方的前四味组成四君子汤,后四味组成四物汤。这两个方剂又可衍化成很多汤剂。再如方内所用的参,可以按患者不同情况用党参、国产红参、朝鲜红参、西洋参、太子参、明党参乃至北沙参等,或两参并用,或改用某些有类似药效的品种,如刺五加、胶股兰、三七等。其它品种亦可类推。
治疗血液病方剂中使用的祛邪药品种是扶正药的好几倍,其组方更是千变万化。现代药理学、药效学研究证实,绝大部分清热解毒药和软坚散结药都有抗癌作用,可用于白血病,常用的品种有:白花蛇舌草、半枝莲、半边莲、龙葵、蒲公英、地丁草、夏枯草、大青叶、仙鹤草、侧柏炭、海藻、昆布、山豆根、姜黄、郁金、白重楼、知母、柴胡、玄参、板兰根、黄药子、大黄、芍药、川芎、丹皮、黄连、黄岑、泽泻、丹参、鸡血藤、黄柏、大小蓟、玉竹、茜草、紫草、白芨、三棱、莪术、苦参、葛根、木香、半夏、贝母、银花、青黛、红花、蒲黄、连翘、栀子、桃仁、砂仁、车前子、陈皮、蜈蚣、全蝎、水牛角、羚羊角、水蛭、雄黄、石膏等。
中药的抗病毒作用不是单一的,它往往同时具有抗其它病原体或癌症的作用。大青叶、板兰根、贯仲、银花、黄芩等用作抗艾滋病也是基于这个因素。其作用机制可能是在病毒细胞的各个环节发生作用,而且对细菌、霉菌也有同机理的杀灭作用。
所谓扶正药和祛邪药并无绝对界限,它只是传统用药经验的一般认识。现代药理学证明,多数植物药都具有扶正祛邪两方面的效用,有免疫双向调节作用。即使一些传统用作祛邪的药物也是如此。使用其混合物恰好适应了人体健身和抗病的需要。中医治病的最大特点是全身观念和辨证施治,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采用多味组方,多作全方位治疗的考虑,能够数症同治,让方药发挥协同作用、增效作用、相互制约作用、减毒作用等。多数中医方剂往往是扶正祛邪两种效用并有的,但君臣佐使和剂量大小决定了方剂药效的倾向性。如前述八珍、六味两个扶正代表方剂,确切地说,这是两个组方合理平衡的以扶正为主的适用范围最广,衍化余地最大的方剂。中医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从医学到药学,从理论到实践,有浩如烟海的典籍,其中几万个方剂要记下来并加以应用实在不容易。当代文献记载的治疗白血病的多数方剂是当代学者根据中医传统理论,沿用传统方或衍化方或临床经验自己研制的,各有其经验和特色,但从总体认识和用药范围看,有重大突破者少。突破的关键在于对传统的现代的医学、药学知识的贯通、应用和临床经验的积累,既能运用传统又能突破传统。“中西医结合按病情、分阶段有机地结合,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结合的位点”,这是最中肯切实的方向性导语。
(三)预防感染。白血病的早期治疗阶段抗感染十分重要。一直认真服中药的患者在此阶段多数不会发生严重感染。少数患者发生严重感染,在使用抗菌西药时,用中药配合治疗有协同抗菌及增效作用。
1、抗感染西药的局限性。一代比一代强的抗细菌感染西药,其疗效应该首先肯定。但也要看到这类西药的局限性:即它们几乎都有较大毒性或不良反应,而且对病毒、霉菌多无效;有的病例使用稍久就产生耐药,不能用作长期的感染预防药。
2、中药抗病原体感染的广谱性。从文献看,几乎所有具有抗癌作用的植物药,同时又是抗感染药,而且抗菌谱广,若多味药联用,可以对细菌、病毒、霉菌感染都起抑杀作用。笔者经验:一例淋巴瘤患者放、化疗后感染霉菌,西医建议用进口二性霉素B治疗,患者经济困难,出院后求服笔者中药,方用植物抗癌和扶正药,并未加任何治霉菌药物,但5天之后,霉菌感染症状消失。植物抗菌药若用于治疗时,对抗菌西药有协同治疗及减毒作用。不过,盲目夸大植物抗菌药的作用有误人治疗的危险。如果没有一代代更新的抗菌素,大批重症细菌感染的患者就无法痊愈。
3、防治并发感染有显效。笔者发现,结合中药治疗的白血病患者,在化疗的后阶段,整体素质均好,很少有并发感染。因此有的患者只要在门诊打化疗针,住在家中服药治疗即可。笔者认为,中药的抗感染作用是一种综合效应,若要提取哪一味中药的抗感染活性物质,也许无一味有强烈的作用。如金银花,它的体外抗菌试验效果并不明显,但当它与黄芩等配伍口服后,并经与体内的某些物质结合后,其抗菌效果就突显出来了。金银花挥发油是50来种脂类物质的混合物,如果要提取和研究其中的某种抗菌活性成分就比较困难,也没有必要。笔者相信中药预防感染的作用和安全性优于西药。
(四)单方治疗。单方亦即单味中药治疗白血病在理论上可以认同,因为复方的有效是建立在组方品种有效基础上的。但就总体来看,单味有效毕竟不如复方有效。这与化疗的单种使用或联合使用同理。传统公认可以用于治疗白血病的单味药青黛,疗效较肯定。《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报道:周霭祥等研究了青黛,发现其对L615、S180细胞DNA、RNA有抑制作用,作用快,并随浓度增强。
《临床血液学杂志》报道:青黛治患M3的中青年女患者二人,日服3g,均l月左右CR。认为主机制是青黛含砷。又《中华血液学杂志》2001,1;6l页:协和医大1980~1993年受诊慢粒1650例,随访5年331人,男性占221人。用HU十甲异靛(青黛的有效成分)者,慢性期及生存期显著延长,60~l0O个月转恶率低。用干扰素6个月以上者亦如此。
靛玉红。从青黛中提取。供口服。能抑制DNA合成。用于慢粒常量0.2~0.3g,有报道最长服l66天。观察l6例,CR6例,PR2例,进步8例。又1987;10月《中医杂志》报道,吴正翔等用靛玉红0.15g左右配合清肝化瘀方药治慢粒20例,有效率90%。
青黛与雄黄配合的青黄散已正式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慢粒。雄黄的主要成分是硫化砷,长期服用要按规定注射解毒针(常用品种是二巯基丙醇)否则会发生砷中毒,危及生命。青黛则是清热解毒的植物药(花粉),可以长期服用。
砷。1865年,德国医生曾经用砷治疗过白血病,但无治疗成功的报道。在我国,砷是中药传统品种之一。《中国医学大辞典》记载的功效是:“治诸疟、风痰在胸隔、妇人血气冲心毒、落胎,疗痈疽、败肉、痔疮,杀百虫”。《本草纲目》记载的适应症稍广,但都没有用于治疗白血病及类似症状的记载。民间将砷用于治疗癌症始于何时,则无从考证。张廷栋教授从民间验方中筛选出了砷并用于白血病的治疗,疗效突出。现在,砷注射剂已正式上市,主要用于治疗M3,但其药理和给药途径已与西医化疗药无异。《白血病》杂志1997;1:64页报道:哈尔滨医学院临床第一医院20多年用亚砷酸治疗M3244例,CR84.42%,CCR19例,其中13例突破10年大关,董秀枝存活24年,为世界长期生存冠军。该医院另一篇用AS2O3治M3的分析报告:1992~1998.6月收治428例,其中死于D1C16例,部分用ATRT治CR后再用AS2O3;其余242例用AS2O3。初治者CR率87.9%,成人高于儿童,3年复发率26.7%;复发组再CR的为59/79例。随访l36例,5年、7年生存率分别为92%和76.7%。又有医院用AS2O3治M3l30例,CR109例,其中巩固治疗86例,3年内复发23例,15例再CR。认为AS2O3注射剂浓度低,不能通过血脑屏障,亦即提示要用西医方案预防和治疗脑膜白血病。另有报道,AS2O3治M3能致肝功减退和急性肝衰竭,但用量少不会中毒,能从肾、毛发、指甲排泄。
(五)民间各种验方。各种中药或草药的单方或复方治疗白血病的方法一向有。一些小县市的草药摊上常常挂有能治疗白血病的牌子。其用药品种很难辨认。疗效有无未见有追踪或报道。
还有单用长春花、喜树、白花蛇舌草、雷公藤、蟾酥等治白血病的介绍。
如蟾蜍酒:用重蟾蜍l25g15只,去内脏,加酒l500mL,放瓷罐中蒸2小时,滤液,服l5-30mL,日3次。(辽宁)
上引单方品种本来就是中医治白血病的组方品种,但单用后,其疗效的真实性和长期生存率还没有较权威的文献给以报道和肯定,因此可信度相对差,不宜盲目使用。
(一)传统或新研制的中药成药。这类中药成药多数是传统丸、散、丹剂及其改进方药,其主要成分有牛黄、麝香、蟾酥、犀角、大黄、雄黄(含砷)、青黛、乳香、没药等,有清热解毒、开窍通络、散结化瘀等功效,原用于各种热毒痈疽和无名肿毒等,其中有些很可能就是癌症,因而单独用于白血病的治疗应该有不同程度的作用。如六神丸、牛黄解毒片、白血康、当归龙荟丸治慢粒已肯定有疗效。但是由于药源的限制,天然牛黄、麝香多被人工合成的替代,即使用天然的,其含量与原始方也有很大差距;犀角更是禁用品,已用水牛角替代,因此疗效已远不如原始方,也属无可奈何之事。下面介绍一些品种:
小金丹。方剂源于清•王洪绪《外科全生集》,成分:白胶香、地龙、当归、乳香、没药、草乌、五灵脂、木鳖子、麝香、香墨。功能:消肿拔毒。
六神丸。方剂源于苏州雷氏,成分:麝香、牛黄、冰片、珍珠、蟾酥、雄黄。功能:消肿解毒。
紫金锭。方剂源于明•陈实功《外科正宗》,成分:茅慈菇、红芽大戟、五倍子、千金子霜、朱砂、雄黄、麝香。功效:辟秽解毒,开窍止痛。
西黄丸。方剂源于清•王洪绪《外科全生集》,成分:牛黄、麝香、乳香、没药、。功能:解毒、散痈、化结。
《山东中医学院学报》1989;6:唐由君等对六神丸、紫金锭、西黄丸的抗白血病机理作了小白鼠研究:有明显抑制和杀灭白血病细胞的作用,可缓解和减轻白血病细胞对肝脾的浸润,明显抑制白血病小鼠的生长期(分别为37.1%;6.3%;24.8%)。六神丸有明显促进巨系增殖作用;紫金锭有明显减缓腹水生成作用。若加活血化瘀、养阴解毒、补气养血方药后,作用进一步加强。
安宫牛黄丸。方剂源于清•吴瑭《温病条例》。成分:77年版的《中国药典》的用药是:广郁金、栀子、黄芩、黄连、珍珠、朱砂、雄黄、犀角、麝香、牛黄、冰片。功能:清热解毒、镇心安神。用本品的改进方制成的清开灵注射液已有医院用于白血病发热的治疗,效果良好。笔者认为,从此方的成分看,用于急性白血病的早期治疗是十分理想的,口服也会收到良好效果,只是眼下天然麝香、牛黄、犀角的原料来源是个大问题。用人工合成或代用品,疗效会降低。假如生产针剂,除犀角外,也许还能用上天然品。开发一个以安宫牛黄为基本方的治疗急性白血病的专用注射剂还是可能的。
牛黄解毒片。源于经验方。市售同名药处方有别。《中国药典》方的成分是:牛黄、雄黄、大黄、石膏、冰片、黄芩、桔梗、甘草。功效:清热解毒。市场上还有一种不含雄黄但清热解毒药的品种,对白血病的疗效可能不如前者。
梅花点舌丹。方剂源于清•王洪绪《外科全生集》,成分:冰片、硼砂、葶苈子、沉香、血竭、乳香、没药、牛角尖、麝香、珍珠、蟾酥、雄黄、熊胆、朱砂。功效:清热解毒,消肿止痛。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0;2期:高月等:梅花点舌丹能延长L7212白血病小鼠的生存期并促进生长。
解毒维康片。纯中药制剂,成分不详。用于白血病贫血、发热、出血及肝脾、淋巴结肿大;杀灭白血病细胞,提高缓解率和造血能力;克服多药耐药,起抗复发作用;提高患者对放化疗的耐受力,改善生存质量。(西安029-82243200)
白血康(复方青黛片)。用于慢粒的治疗。方:青黛、雄黄、太子参、丹参。大连血液病中医研究所黄世林教授研制,安徽天康制药厂生产。治CML结果:男病例1980年4月发病,1996.4加速,服复方青黛片0.25×6~8片/日,9个月后CR,3个月后再加速,续服2个月后CR;半年后慢性砷中毒,2个月后死于颅内出血。

青黄散:方剂源于《世医得救方》,成分为青黛、雄黄。功效:清热解毒。各家有不同比例散剂试用,用于治疗慢粒。

大黄蟅虫丸。方出张仲景《金匮要略》,成分:大黄、地鳖虫、黄芩、干漆、甘草、白芍、地黄、杏仁、桃仁、水蛭、虻虫、蛴螬。功能:通经活血,化滞消瘀。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88;8期:陈兆孝用化疗加大黄蟅虫丸治慢粒,缩脾作用为65,5%;单用化疗者为44%。

当归龙荟丸:方出明•张介宾《景岳全书》,成分:当归、黄柏、龙胆草、黑栀、黄芩、青黛、芦荟、大黄、木香(原方尚有黄连、麝香)。功能:清肝胆实热,通肠润便。《临床血液学杂志》1993年第一期:彭光斌用化疗加当归龙荟丸或中药方剂治慢粒39例中数生存期57,5个月;单用化疗41例为28个月。提示当归龙荟丸有抗白血病作用,且无骨髓抑制;能促进造血功能重建,提高机体免疫功能,增强化疗效果,延长中危、高危患者的生存期。

苦参注射液。苦参注射液0,5g入5%葡萄糖静滴,每日1次,4周1疗程,可治ALL。

红宝丹1号胶囊。以毒性中药为主的丸散或汤剂方药也有用于临床的。如吉林四平血液病中医研究所治白血病的红宝丹1号胶囊:山茨菇 大戟 没药 乳香 三七 血竭 轻粉 水银 藤黄 麝香等27味,一个方中用了多味毒性药,但其用量轻,而且与扶正方药联用,故未有中毒报道。

民间验方抗白丹。也是多味毒性药合用:雄黄、巴豆、生川乌、乳香、郁金、槟榔、朱砂、大枣。用于治疗白血病有效。

如意金黄散。外用散剂。方剂源于明陈实功《外科正宗》,成份:天花粉、姜黄、橘皮、生南星、黄柏、白芷、甘草、大黄、厚朴、苍术。用茶或蜜调敷患处。用于治疗白血病肛周转移灶有效。

(二)用中草药方剂治疗。

古代中医文献中没有白血病或相应的病名记述,但类似白血病的临床症状、病因、病理及治疗方法和方剂的记载却不少。运用这些理论和方药治疗白血病,能体现一定效果。如犀角地黄汤就有普遍的适用性(但不能长期服用)。过去在浙江民间有一种说法,人若发热、出血、身上发黑痘(疑为血小板减少引起的紫癜),难治,易死。这些都提示:医疗史上早就发现和治疗过白血病,只不过是没有准确的病名和医案记载罢了。西方国家也是到了1845年才有正式的白血病命名,以前对白血病的治疗肯定也有过,只不过与中医一样,也是模模糊糊罢了。

由梁冰主编的《名医临证经验•血液病》收集了梁冰、张亭栋、麻柔、周霭祥、黄世林、赵绍琴、陈继雄等34位名医、专家治疗白血病的经验,资料最为全面、翔实。梁氏认为,中医以“髓毒”为白血病命名最能贴切体现白血病的特点。对于急性白血病的病因的认识大致为因邪致病和因虚致病。认为白血病整个病程中或虚中有实,或实中有虚,多为虚实挟杂之证,前期多实,后期多虚,邪毒内伏,贯穿始终。由于邪毒内蕴骨髓,耗伤气血,故整个病程中气阴两虚占重要地位,治疗时在辨证施治的同时,应注意益气养阴、扶正解毒。专家们无论应用单方还是复方,多采用清热解毒、益气养阴、扶正祛邪、补肾养血、活血化瘀、软坚散结等方法,其理法方药论述和应用合理可行,与现代相关研究结论和临床实践经验也是相符合的。如补益类中药可调节免疫功能,诱生1L-2、INF,提高NK细胞等抗白血病活性;活血化瘀药有化疗增敏和减毒作用;清热解毒药可抑制白血病细胞增殖;人参、绞股蓝、三七、冬虫夏草、雄黄、青黛、乳香、没药、白花蛇舌草、葛根、姜黄等有明显的诱导细胞分化、凋亡的作用。张亭栋等用砷制剂治M3的成功,举世瞩目。专家们对中药配合化疗的治疗原则等作了很多探索并取得了良好效果,肯定了中药对白血病患者长期存活的积极作用。有的专家还对白血病的整个病程及其相关并发症的治疗等也作了研究探索并取得了成果。如陈继雄氏认为中医药能够明显减少化疗药物引起的毒副作用,并能够调整机体功能,有助于临床疗效的提高,故应按化疗的不同时期进行辨证施治。徐瑞荣氏对化疗出现的毒副作用,如骨髓抑制、粒细胞减少、出血、胃肠道反应、肝、肾、心脏、神经、肌肉、静脉的毒性和损害,以及高热、病毒感染、口腔、肛周感染等行辨证施治,取得了满意效果。

其它见于各种文献的单独用中草药治疗白血病的方剂也很多,从正式出版的抗癌方剂和学术交流资料中就可以抄录几百个。多数方剂的用药原则与前面梁著所述相类似;有部分则是一般的辅助治疗方剂;还有的是有较大毒性药物配伍的不宜长期服用的方药(有的自称治愈过多少病例,但方药配伍不足以相当,可能隐瞒了重要组方品种、成分或比例);个别则属于怪方,令人生疑。现在不少医疗机构或医生为了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多采用了这类办法。所以不懂医药的患者或病属,摘录他人方剂治病是不可靠的。有些普通方剂起了很好的治疗作用,很可能是患者在化疗和西医综合治疗的同时用药的结果。当然多数的见于现代权威文献的组方是可信的。但是由于中药组方配伍在大原则下,包含了医生个人的经验和心得,同病异治、异病同治,同一个辨证结论也能派生出几十个不同的方剂,不胜枚举。如收载于邓成珊、周霭祥主编的《临床血液病学》的两个治白血病的方剂:

贵阳中医院用清热解毒为主的犀角地黄汤合清营汤加减方:犀牛、丹皮、玄参、柴胡、黄连、银花、栀子、青黛、雄黄、红花、地骨皮、大青叶、生石膏、半技莲、蒲公英、车前子、紫花地丁、白花蛇舌草、生地、党参、鳖甲、龟板。本方曾使急粒2例、急单2例、红白血病1例CR。

以扶正为主的兰州方:红参、党参、北沙参、山药、炙甘草、麦冬、生地、芍药、龙骨、牡蛎、五味子、枣仁、萸肉、大枣、浮小麦。本方曾使2例急单CR,其中1例已存活1O年以上。

就总体而言,扶正药品种相对少,单种使用频率亦高,方剂不外乎八珍汤和六味地黄汤等主要传统方剂的衍化。治疗血液病的处方中单种使用频率最高的是参类、黄芪、当归、天门冬、麦冬、五味子、女贞子、补骨脂、萸肉、枸杞子、菟丝子、生地、熟地、黄精、苁蓉、山药、石斛、地骨皮、虎杖、甘草、旱莲草、仙灵脾、白茅根、米仁、生姜、大枣、龙眼肉、鳖甲、牡蛎、石决明、阿胶、紫河车、龟板胶、鹿角胶等。

八珍汤的组方品种是:党参(或人参)、茯苓、白术、甘草、当归、川芎、白芍、熟地(或生地)。六味地黄汤的组方品种是:熟地(或生地)、萸肉、山药、茯苓、丹皮、泽泻。笔者的衍化的方法是:增减某些品种或超常规地重用或少剂量地使用某个品种。八珍汤加黄芪、玉桂就是十全大补,但玉桂性热,多数患者不易接受,但黄芪却是常加药。此方的前四味组成四君子汤,后四味组成四物汤。这两个方剂又可衍化成很多汤剂。再如方内所用的参,可以按患者不同情况用党参、国产红参、朝鲜红参、西洋参、太子参、明党参乃至北沙参等,或两参并用,或改用某些有类似药效的品种,如刺五加、胶股兰、三七等。其它品种亦可类推。

治疗血液病方剂中使用的祛邪药品种是扶正药的好几倍,其组方更是千变万化。现代药理学、药效学研究证实,绝大部分清热解毒药和软坚散结药都有抗癌作用,可用于白血病,常用的品种有:白花蛇舌草、半枝莲、半边莲、龙葵、蒲公英、地丁草、夏枯草、大青叶、仙鹤草、侧柏炭、海藻、昆布、山豆根、姜黄、郁金、白重楼、知母、柴胡、玄参、板兰根、黄药子、大黄、芍药、川芎、丹皮、黄连、黄岑、泽泻、丹参、鸡血藤、黄柏、大小蓟、玉竹、茜草、紫草、白芨、三棱、莪术、苦参、葛根、木香、半夏、贝母、银花、青黛、红花、蒲黄、连翘、栀子、桃仁、砂仁、车前子、陈皮、蜈蚣、全蝎、水牛角、羚羊角、水蛭、雄黄、石膏等。

中药的抗病毒作用不是单一的,它往往同时具有抗其它病原体或癌症的作用。大青叶、板兰根、贯仲、银花、黄芩等用作抗艾滋病也是基于这个因素。其作用机制可能是在病毒细胞的各个环节发生作用,而且对细菌、霉菌也有同机理的杀灭作用。

所谓扶正药和祛邪药并无绝对界限,它只是传统用药经验的一般认识。现代药理学证明,多数植物药都具有扶正祛邪两方面的效用,有免疫双向调节作用。即使一些传统用作祛邪的药物也是如此。使用其混合物恰好适应了人体健身和抗病的需要。中医治病的最大特点是全身观念和辨证施治,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采用多味组方,多作全方位治疗的考虑,能够数症同治,让方药发挥协同作用、增效作用、相互制约作用、减毒作用等。多数中医方剂往往是扶正祛邪两种效用并有的,但君臣佐使和剂量大小决定了方剂药效的倾向性。如前述八珍、六味两个扶正代表方剂,确切地说,这是两个组方合理平衡的以扶正为主的适用范围最广,衍化余地最大的方剂。中医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从医学到药学,从理论到实践,有浩如烟海的典籍,其中几万个方剂要记下来并加以应用实在不容易。当代文献记载的治疗白血病的多数方剂是当代学者根据中医传统理论,沿用传统方或衍化方或临床经验自己研制的,各有其经验和特色,但从总体认识和用药范围看,有重大突破者少。突破的关键在于对传统的现代的医学、药学知识的贯通、应用和临床经验的积累,既能运用传统又能突破传统。“中西医结合按病情、分阶段有机地结合,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结合的位点”,这是最中肯切实的方向性导语。

(三)预防感染。白血病的早期治疗阶段抗感染十分重要。一直认真服中药的患者在此阶段多数不会发生严重感染。少数患者发生严重感染,在使用抗菌西药时,用中药配合治疗有协同抗菌及增效作用。

1、抗感染西药的局限性。一代比一代强的抗细菌感染西药,其疗效应该首先肯定。但也要看到这类西药的局限性:即它们几乎都有较大毒性或不良反应,而且对病毒、霉菌多无效;有的病例使用稍久就产生耐药,不能用作长期的感染预防药。

2、中药抗病原体感染的广谱性。从文献看,几乎所有具有抗癌作用的植物药,同时又是抗感染药,而且抗菌谱广,若多味药联用,可以对细菌、病毒、霉菌感染都起抑杀作用。笔者经验:一例淋巴瘤患者放、化疗后感染霉菌,西医建议用进口二性霉素B治疗,患者经济困难,出院后求服笔者中药,方用植物抗癌和扶正药,并未加任何治霉菌药物,但5天之后,霉菌感染症状消失。植物抗菌药若用于治疗时,对抗菌西药有协同治疗及减毒作用。不过,盲目夸大植物抗菌药的作用有误人治疗的危险。如果没有一代代更新的抗菌素,大批重症细菌感染的患者就无法痊愈。

3、防治并发感染有显效。笔者发现,结合中药治疗的白血病患者,在化疗的后阶段,整体素质均好,很少有并发感染。因此有的患者只要在门诊打化疗针,住在家中服药治疗即可。笔者认为,中药的抗感染作用是一种综合效应,若要提取哪一味中药的抗感染活性物质,也许无一味有强烈的作用。如金银花,它的体外抗菌试验效果并不明显,但当它与黄芩等配伍口服后,并经与体内的某些物质结合后,其抗菌效果就突显出来了。金银花挥发油是50来种脂类物质的混合物,如果要提取和研究其中的某种抗菌活性成分就比较困难,也没有必要。笔者相信中药预防感染的作用和安全性优于西药。
(四)单方治疗。单方亦即单味中药治疗白血病在理论上可以认同,因为复方的有效是建立在组方品种有效基础上的。但就总体来看,单味有效毕竟不如复方有效。这与化疗的单种使用或联合使用同理。传统公认可以用于治疗白血病的单味药青黛,疗效较肯定。《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报道:周霭祥等研究了青黛,发现其对L615、S180细胞DNA、RNA有抑制作用,作用快,并随浓度增强。
《临床血液学杂志》报道:青黛治患M3的中青年女患者二人,日服3g,均l月左右CR。认为主机制是青黛含砷。又《中华血液学杂志》2001,1;6l页:协和医大1980~1993年受诊慢粒1650例,随访5年331人,男性占221人。用HU十甲异靛(青黛的有效成分)者,慢性期及生存期显著延长,60~l0O个月转恶率低。用干扰素6个月以上者亦如此。
靛玉红。从青黛中提取。供口服。能抑制DNA合成。用于慢粒常量0.2~0.3g,有报道最长服l66天。观察l6例,CR6例,PR2例,进步8例。又1987;10月《中医杂志》报道,吴正翔等用靛玉红0.15g左右配合清肝化瘀方药治慢粒20例,有效率90%。
青黛与雄黄配合的青黄散已正式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慢粒。雄黄的主要成分是硫化砷,长期服用要按规定注射解毒针(常用品种是二巯基丙醇)否则会发生砷中毒,危及生命。青黛则是清热解毒的植物药(花粉),可以长期服用。
砷。1865年,德国医生曾经用砷治疗过白血病,但无治疗成功的报道。在我国,砷是中药传统品种之一。《中国医学大辞典》记载的功效是:“治诸疟、风痰在胸隔、妇人血气冲心毒、落胎,疗痈疽、败肉、痔疮,杀百虫”。《本草纲目》记载的适应症稍广,但都没有用于治疗白血病及类似症状的记载。民间将砷用于治疗癌症始于何时,则无从考证。张廷栋教授从民间验方中筛选出了砷并用于白血病的治疗,疗效突出。现在,砷注射剂已正式上市,主要用于治疗M3,但其药理和给药途径已与西医化疗药无异。《白血病》杂志1997;1:64页报道:哈尔滨医学院临床第一医院20多年用亚砷酸治疗M3244例,CR84.42%,CCR19例,其中13例突破10年大关,董秀枝存活24年,为世界长期生存冠军。该医院另一篇用AS2O3治M3的分析报告:1992~1998.6月收治428例,其中死于D1C16例,部分用ATRT治CR后再用AS2O3;其余242例用AS2O3。初治者CR率87.9%,成人高于儿童,3年复发率26.7%;复发组再CR的为59/79例。随访l36例,5年、7年生存率分别为92%和76.7%。又有医院用AS2O3治M3l30例,CR109例,其中巩固治疗86例,3年内复发23例,15例再CR。认为AS2O3注射剂浓度低,不能通过血脑屏障,亦即提示要用西医方案预防和治疗脑膜白血病。另有报道,AS2O3治M3能致肝功减退和急性肝衰竭,但用量少不会中毒,能从肾、毛发、指甲排泄。

(五)民间各种验方。各种中药或草药的单方或复方治疗白血病的方法一向有。一些小县市的草药摊上常常挂有能治疗白血病的牌子。其用药品种很难辨认。疗效有无未见有追踪或报道。
还有单用长春花、喜树、白花蛇舌草、雷公藤、蟾酥等治白血病的介绍。
如蟾蜍酒:用重蟾蜍l25g15只,去内脏,加酒l500mL,放瓷罐中蒸2小时,滤液,服l5-30mL,日3次。(辽宁)
上引单方品种本来就是中医治白血病的组方品种,但单用后,其疗效的真实性和长期生存率还没有较权威的文献给以报道和肯定,因此可信度相对差,不宜盲目使用。
 

  • 白血病热点
  • 白血病推荐
  • 白血病必读
填写以下表单,免费赠送书籍,一般3天后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