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中医治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更新时间:2013年09月03日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中医治疗: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是一组起源于造血干细胞的克隆性疾病,其临床特征表现为不明原因的慢性进行性血细胞减少、骨髓造血细胞增多或正常,有发育异常的形态学改变、病程中常易发生致死性感染和出血,转变为急性白血病的危险性很高。近年来临床回顾性研究MDS显示,总体MDS的白血病转化率为30%左右,多数MDS患者不是死于白血病,就是死于由于血细胞减少所致的感染、出血和输血相关疾病等。目前MDS除采用非清除性异基因干细胞移植外尚无特效治疗方法,长期以来如何提高MDS的疗效、延长生存期、改善生存质量一直是临床上非常棘手的问题。而中医治疗以及中西医结合治疗本病取得了一定的疗效。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在祖国传统医学典籍中没有相应记载,近10多年来中医对本病的病因病机和治疗进行研究。医家多将其归属于中医的“虚劳”、“急痨”、“血证”、“内伤发热”、“伏气温病”等范畴,认为其病因病机为先天禀赋不足,后天失养,情志失调,饮食不节,致脾肾两虚,生血之源枯竭,或外感六淫之邪,或因邪毒所伤,入里化热,灼伤血络,耗伤津液,致气阴两虚,瘀血内阻,而变症百出。疾病过程中还可见阴阳两虚、气不摄血、阳虚血脱及亡阴亡阳之危候。其病变在肾和脾,辨证虚证多见气血两虚、脾肾阳虚、肝肾阴虚;实证多见热毒炽盛、瘀血凝滞等型。

根据WHO对MDS的危险分级,以“精髓亏虚为本,邪毒内蕴相兼,正邪消长为轴”的发病机理,结合其发病特点及临床分型,对MDS进行分型分期治疗,临床取得一定疗效。临床治疗中发现,MDS低危期多见于脾肾亏虚致阴虚损阳,精血不化患者;中危期多见于气阴亏虚日久致肝肾亏虚,热毒内伏患者;高危期多见于气阴亏虚日久致瘀毒内结患者。

低危期:此期多为RA、RCMD、RAS等低危型,包括部分中危-I型MDS患者。染色体检查多无明显染色体变化或为良好型染色体,原始细胞<5%。临床症状以贫血为主,可伴有不规则发热,出血症状较轻,面色萎黄或带灰黯,倦怠纳减,心悸头晕,腰脊酸软,两足痿软,时有发热,或手足心热,苔薄白,舌淡或有齿痕,脉细弱。中医辨证多属脾肾两虚,气阴亏虚,阴损及阳,精血不化。脾虚则气血生化乏源,见面色萎黄或带灰黯,倦怠纳减;肾藏精,主骨生髓,精血同源,肾虚则精髓不能化血,无以充养脏腑脉络,见腰脊酸软,两足痿软;气虚不能化精,血亏则心失所养,见心悸头晕;阴血不足,时有发热,或手足心热。治以益气养血,调补脾肾,填精益髓,方用生炙黄芪、党参、熟地、生地、当归、山萸肉、炒杜仲、怀牛膝、白术、生白芍、菟丝子、黄精、龟版胶、阿胶、黄芩等。部分患者可出现神疲身倦、少气懒言、面色晄白、畏寒肢冷、纳差便溏、腰膝酸软、或面浮足肿、舌淡胖苔白、脉沉细等脾肾阳虚的症候。临床可酌用仙灵脾、补骨脂、熟附块、鹿角片等温补肾阳之药。低危期治疗希望能通过刺激正常残存造血干/祖细胞,从而提高血细胞数量,早日摆脱输血,提高生活质量。大量临床药理证实,健脾补肾中药有促进骨髓干细胞和早期细胞增殖分化、自我复制的作用,而中医中药通过整体辨证施治可改善造血刺激因子和造血抑制因子的失衡,减少造血祖细胞凋亡,促进早期造血细胞增殖、分化。

中危期:此期大部分为RAEB、中危-II型患者。临床除见贫血之外,还可见发热,热型起伏,甚至高热不退,伴皮肤黏膜出血,原始细胞>5%,甚者外周血可见各型幼稚细胞。除气阴两虚症状外,尚可见鼻衄,刷牙时出血等,舌淡红,苔薄腻,脉弦。临床辩证属气阴不足,热毒内伏引动肝火。中医病机多以毒瘀为主,正气虚弱,气阴虚损,邪热内伏,侵入骨髓,久则消耗人体精血,导致机体精亏血少,脏腑虚损;热毒之邪自骨髓向外蒸发,浸淫诸脏,往往引动肝中伏火,内犯营血,损伤络脉见出血。此期多为虚实夹杂之证,所谓“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是MDS疾病过程中的重要转机时期,治拟健脾滋肾、清肝解毒、泄热止血,药用太子参、炒白术、生白芍、大生地、茜草根、丹皮、卷柏、槐花、白茅根、炙甘草、茯苓、陈皮、水牛角、旱莲草、仙鹤草、藕节炭等。中危期患者常较快向后发展,虚证虽重,单用益气养阴往往疗效欠佳,所以不应遗漏清热解毒抗癌药物,多用青黛、蚤休、白花蛇舌草、虎杖等,或加用六神丸、牛黄解毒片等。出血不明显者,则可加用些活血化瘀药物,如丹参、红花、三棱、莪术等,临床使用小剂量并无加重出血之忧。针对此期患者病情药用重剂以期解毒复髓,而益气养阴的药物又能提高机体自身免疫功能,活血化瘀药具有调节免疫功能的作用,能改善免疫功能紊乱状态,增加红系祖细胞对红细胞生成素的敏感性,使红细胞增殖分化,辨证施治冀以扶正固本,增强机体自身抗肿瘤活力,杀伤肿瘤细胞,并改善贫血,使疾病得到缓解,转入低危期。

高危期:此期患者多见于复发及难治性MDS。高危期MDS多有明确白血病的基本表征,此期患者在不同部位进行骨穿,或短期内再次复查骨穿,往往就符合白血病诊断标准。单纯中医药施治难以在短期内清除邪毒,缓解病情,故以中西医结合治疗为主,以期延长患者生存期。患者以气阴亏虚日久致瘀毒内结多见,而化疗后气阴虚损症状加重,多合并肝火伏热,故临床施治以益气养阴、扶正祛邪为主,兼清肝木之火,药用太子参、茯苓、白术、白芍、天冬、生地、黄柏、北沙参、麦冬、当归、枸杞、陈皮、蒲公英、白花蛇舌草、虎杖、生麦芽等加减。病情稳定后可加强健脾滋肾,兼清肝泄热,药可改用生黄芪、太子参、炒白术、制半夏、当归、炒杜仲、怀牛膝、杞子、白花蛇舌草、陈皮、生炙甘草、虎杖、茜草根、鸡血藤、菟丝子、生白芍、补骨脂、蒲公英、炒黄柏等加减。此期患者病情较重,虚损与邪毒并重,预后较差,应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在杀灭恶性克隆恢复正常造血功能的同时,仍不忘调护脏腑、扶养气血、清除余邪,以期巩固疗效,获得长期缓解。

祖国中医学对MDS并无专门论述,大多认为属于“虚劳”、“血虚”等范畴。《张氏医通》曰“人之虚,非气即血,五脏六腑莫能外焉,而血之源头在乎肾,气之源头在乎脾”,故本病多为脾肾亏虚为主,在脾肾虚损基础上又产生种种表现,肾虚则精亏,脾虚则气虚,气血生化乏源而致血虚。《素问·治真要大论》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在发病过程中又常兼有邪毒乘虚入袭,而邪毒又可灼伤人体津液血络,使瘀血停滞脏腑经络,久致髓海瘀阻,新血无以化生,又可加重血虚。故此MDS病机不仅为脾肾亏虚,更是一种虚实夹杂的病理改变。对此治疗,若单以补虚扶正,则邪毒不去,新血难生;若妄用活血解毒,易伤正气。我们根据祖国传统医学理论,结合本病病机及临床经验,采用中医辨证论治的原则,在临床实践中按MDS危险分级,疾病各期各阶段杂证变证的特点,正邪消长的趋势,将辨证辨病相结合,采用益气养阴扶正的治疗方法,且清热解毒、活血化瘀不同程度地贯彻在辩证治疗的始终。在低危期病人治疗中常可大胆使用温肾填精益髓的血肉有情之品;而在中危期病人诊治过程中,解毒复髓当为重中之重,同时兼顾扶正、健脾、益肾、活血、化瘀,辨证施治;对高危期患者,采用扶正抗癌,增强免疫,抑制肿瘤的中药配合化疗诱导等方法,对病人改善症状,克服骨髓抑制,减少化疗药物对胃肠道及肝肾功能的影响方面有所帮助。

临床资料观察结果表明应用中药治疗MDS能够调节患者机体的免疫功能,促进骨髓病态造血细胞的凋亡、分化,干扰骨髓病态造血,刺激骨髓造血细胞的生长,并诱导其分化、成熟,以恢复骨髓的正常造血功能。在目前疾病诊治手段尚不完善的情况下,中医治疗以及中西医结合治疗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大量临床资料表明应用中药治疗MDS能够明显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及外周血象,临床疗效较为确切,且不良反应较低,但其具体作用机理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去探讨研究。

  • 白血病热点
  • 白血病推荐
  • 白血病必读
填写以下表单,免费赠送书籍,一般3天后收到。